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 作者:
  • 时间:2020-07-18

近三年前在法国攻读葡萄酒相关学系时,除了忙着了解法国大大小小产区,也要了解各地酒庄产销模式。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每当同学讨论世界各地红酒产区、问到台湾是否生产葡萄酒时,我心中的跑马灯立马浮现小时后办桌必备、喝起来像有加酒精、蔗糖、稀释过葡萄果汁,菸酒公卖局的台湾玫瑰红,还有用进口葡萄汁稀释后发酵的葡萄酒,喝起来只有诡异二字…….

紧接着一只乌鸦飞过脑海……那算是葡萄酒吗 ?

然后只好默默回答,没有。

看着身边的同学对自己国家的葡萄酒产业侃侃而谈,心里总有一大缺憾 :处于亚热带,超级潮湿的台湾、离典型产酒区域纬度差很大外,政府对本土酒业漠不关心,我根本不敢奢望台湾也一天也会发展出健全的国产葡萄酒产销环境。

两年前,偶然发现黄国彦老师部落格,记录着他从一酿酒界门外汉,尝试实验自学在家中屋顶种植葡萄树及酿酒的过程。

为的是能酿出100% 台湾本土葡萄酿造、发酵后不添加糖或任何东西来改变口感、产量并继日本之后,让台湾葡萄酒登上世界葡萄酒版图的酒款。

这股热情,让我读到文章时感动莫名及热血沸腾 。

但在默默Follow老师文章同时,心里也免不了犯滴咕,台湾葡萄生长在如此炎热潮湿环境,夏天超过35℃是常有的事,这样『逆天道而行』所酿出葡萄酒,真能喝吗?

其实从去年至今,也有些酒业从业人员开始注意台湾酿的葡萄酒,也掀起品酒爱好者广泛讨论,又肯定也有质疑,所以一直很想和黄老师见面讨教及嚐嚐他作品。

而就在几个月前看到黄老师FB上徵求天下义士,为接待法国网路电视六月採访深耕园及介绍台湾之美,我立马就报名 。

在行前会议当中,终于见到黄老师及合作种植的秉森酒庄杨庄主,杨庄主有着传统务农人的内敛古意,但讲到葡萄及酿酒的眼神极有热忱。我当时请教想在国外媒体採访前,先拜访酒庄,好先了解準备功课,黄老师当下也很阿莎力的答应。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深耕园与秉森酒庄在彰化二林镇合作种植的棚架式葡萄园。

抵达秉森酒庄隔天早晨,杨庄主及黄老师带我们参观葡萄园,台湾葡萄农为了抵御潮湿地面而让葡萄感染白霉菌,特别发明让葡萄藤及果实延着棚架生长、远离地面(如上图)。

其实在世界各地较潮湿产区,例如智利某些产区也是用相同方法种植。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棚架上刚长出的金香葡萄

和法国流行的纵列排列(Vertical Spur Positionning)的葡萄树/藤的传统种植方式大异其趣 。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法国东北部阿尔萨斯省的一处葡萄田

开车奔驰在二林镇的路上,路两旁大部分是一望无际的火龙果田。其实早期彰化二林农民多数种植葡萄,部分为巨峰葡萄供人们食用。也有酿造用的黑后、金香葡萄,收成后专卖给菸酒公卖局酿造玫瑰红。

杨庄主的父亲是葡萄农,旧时邻居也都以种植葡萄为生,「以前刚採收完的黑后葡萄,要卖到公卖局之前,葡萄农还要在卡车上的葡萄淋满糖水,因为公卖局是依葡萄甜度计价收购,这样葡萄可以卖比较多钱」秉森酒庄杨庄主回忆幼时记忆。

葡萄每年约採收二~三次,7月成熟採收称「夏果」,12月成熟採收称「冬果」。

火龙果身为高级经济作物,一年可採收15次,颱风少时还可收高达17次。葡萄相对丰收次数较少,农民收入也较少,去年起,大部分葡萄农都把葡萄田割掉,改种火龙果、或稻米。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二林镇上随处所见的火龙果田

看到这些火龙果田,心里一阵惆怅,农民为了生计,弃葡萄改种火龙果,让初见曙光的台湾葡萄酒产业,陷入胎死腹中的困境……

如果政府有远见、计画性地扶植相关产业,例如公卖局提高收购价钱,或政府提供种植补助款(按土地面积计算)……写到这里我不禁想,靠民间力量独自打拼的台湾葡萄酒,走向世界的路还有多长?

在这里我也很佩服黄老师和杨庄主,不论结果成败仍愿意放手赌一把的勇气,不过值得开心的是,终于有人用100 %台湾黑后葡萄成功酿造出,不甜的红酒(Dry Red Wine),成为全球独树一格的正港台湾味。

其实黑后葡萄是日据时代日本学者配种而留下,至今在日本境内与泰国都有种植酿造。这次拜访,正值葡萄开始结果,尚未成熟变紫红色,所以照片中的葡萄都为青绿色。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正在结果中的红葡萄品种,黑后葡萄

其实拜访酒庄前,黄老师有请我喝过深耕园的一军酒,100% 黑后葡萄酿造、且只选用冬果,比起夏果,果香较集中单宁较细緻,这个坚持是让深耕园与别家酒款不同关键点。

开瓶后,超级奔放的红肉李、黑枣水果香气,点缀上微微甘草气息,再放入全新法国及美国橡木桶中陈年6个月,入口后,单宁细緻、酒体肥厚醇美,同时口中枣乾和巧克力余韵不绝。会有一种喝到优质西班牙酒的错觉。

还没完呢,入喉后,便浮现黑后葡萄特有清亮颇高的酸度,正好平衡黄老师酿製肥美酒体中,抹上一股清丽之色。而这样深厚香气酒体,搭配上黑后葡萄独树一格的酸度,非常适合重口味台湾料理,品饮当天拿来搭配油鸡和滷味,都非常成功。

正港台湾味!跟滷味和羊肉炉超搭的葡萄酒

拜访酒庄当天我也品饮到另一款秉森酒庄「醉八斗」,使用夏天成熟果实酿造,并进入旧美国橡木桶陈年6个月,拥有浓郁香料味、酸度更明显,中餐拿来搭药炖羊肉炉,醉八斗有微微黑枣、甘草香气,和羊肉炉汤底药材味超级搭配。

法国人在餐酒搭配上遵从「地酒搭地菜」概念,让我深深觉得滷味、羊肉炉和黑后的搭配,好和谐、有着浓浓台湾味,我也好高兴终于可以和外国友人介绍,台湾也有优质的葡萄酒。

而这趟彰化二林之旅,又让我对台湾葡萄酒业燃起熊熊希望。

你还认为「台湾人喝台湾葡萄酒」仍是无稽之谈吗?

TNL温馨提醒:饮酒过量,有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