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whi的死亡缠绕扼住了命运——无论希腊怪胎跑多远

  • 作者:
  • 时间:2020-06-07

一直到98比94领先,比赛只有不到4秒,握有球权,多伦多暴龙已经基本锁定队史第一次总冠军赛了,卡瓦伊·雷纳德还是没什幺表情。

虽然雷吉·米勒第三节就在场边说,「他正在打出NBA史上最卓越的季后赛之一。」

然后,直到完成大逆转,带暴龙进总冠军赛了,他还是没啥表情。

上一场带队完成3比2逆转领先时,雷纳德这幺接受採访:

「你怎幺连翻公鹿四局的?」

「我不知道,我们还没连翻四局呢。」

「你们球队的心志是什幺样的?」

「我不知道,我还没进更衣室呢。」

今天赛后,他这幺说的:

「我们从第二场后做出了许多改变……」然后就是专注、努力之类的话了。

(当然,他顺口吐槽了一下哨子,但那不重要了)


一度0比2落后公鹿,暴龙连翻四局。

第五场第一节4比18落后,逆转回来。

今天第三节结束前2分18秒,公鹿一度76比61领先到15分,眼看就要逼出一个第七场。

暴龙第二场后所谓的改变,包括但不限于:

——第三、四场大打加索挡拆,两场14助攻。

——雷纳德(与格林和鲍威尔)对位扬尼斯,锁他的突破。

——用范弗里特代替格林,担当定点射手,鲍威尔持球突分。

——增加替补三人组(伊巴卡、范弗里特和鲍威尔)之间的挡拆。

——扩防控制公鹿转移球,结合换防,逼公鹿持球单打。

——放空扬尼斯,同时放空布莱索。

今天公鹿第一节就领先13分,但暴龙不怕。加索和伊巴卡犯规多,加索受制于公鹿的轮转难以投篮,暴龙还是可以靠挡拆做机会:公鹿防守明摆着是锁三分线和禁区,放暴龙挡拆一个突破身位。暴龙于是靠洛瑞和雷纳德的突分后快速转移找机会。公鹿第二节只靠进攻篮板过活了。

雷纳德上半场只投了7个球。

下半场开始,雷纳德自己借挡拆连续投中,又突分给加索底线三分球。一度追近分差。之后公鹿打出一波妖球:米德尔顿神奇的压哨三分,布莱索诡异的手感,扬尼斯终于敢投三分球了,外加暴龙早早进入犯规危机。于是,落后15分。


那是本场比赛最关键的瞬间了,雷纳德出现了。

借掩护,抛射;借掩护,中距离;给伊巴卡送出助攻,自己造三分罚球,罚中两个之后,又用长爪抓住了进攻篮板球——又一次罚球。15分只差,两分钟内,只差5分了。

公鹿这幺防挡拆,是为了控制篮下和三分。但雷纳德就在中距离,要了公鹿的命。

然后就是第四节初,范弗里特和洛瑞连续策动挡拆反超。当暴龙80比78领先时,大局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公鹿最后挣扎了一下,但这个系列赛所有人都明白——连公鹿自己都明白——只要拖进最后时刻,暴龙就不会输。

这是雷纳德先前给公鹿种下的,持久的恐惧。

就像拓荒者对勇士打到第四场,当勇士追分开始时,拓荒者连续失准似的:公鹿也很清楚地知道,对面有个无法阻挡的怪物——对拓荒者,那是柯瑞(与格林);对公鹿,那是雷纳德。反覆逆转是会产生心理阴影的。

实际上,雷纳德今天22投9中而已。这个系列赛他命中率45%,比起对费城系列赛的可怖效率,并不算出色。前三节他只歇了3分钟,第四节他多次手撑膝盖喘气。

但公鹿对他的恐惧很明白:每次雷纳德不疾不徐地过了掩护、卡住身位、逼近罚球线,公鹿的收缩就来了。加索的两个底角三分球机会,就这幺来的。

这种恐惧,暴龙一度也有。上半场公鹿三分如神,是因为暴龙对扬尼斯很紧张,双人夹击、三人夹击,纷纷出笼。但比赛越到后来,公鹿越紧张雷纳德,而暴龙越不在意扬尼斯。

因为很明白:比赛越到后来,雷纳德每次持球都是一个可怕的进攻威胁,而扬尼斯每次阵地战拿球,都在找队友做二人转。

你可以从屏幕上清楚地感受到,公鹿明明白白地被雷纳德将信心掐碎了。

 


雷纳德说他比赛最后跟扬尼斯拥抱时,「祝贺了他的进步,鼓励他继续努力」。

对一个大概率拿到MVP的球员这幺说有点奇怪,但是真的:

这个系列赛,有点像1995年西区决赛,例行赛MVP大卫·罗宾逊被大梦当面修理了。扬尼斯轻快敏捷修长,但系列赛越递进,他越显得不如脚步扎实、攻防全能的雷纳德靠谱。

以及,越到后来,扬尼斯信心越是动摇,雷纳德越是信心十足。

所谓杀手本色之类的,说到底,就是扎实的技术而已。

这个季后赛,所有人都在说雷纳德像后三冠时期的乔丹。那,后三冠时期的乔丹和后两冠时期的科比与今年的雷纳德,有一点是类似的:他们并不是全方位发动奔袭(2006年的韦德更像早年乔丹),而是,用皮彭和费雪的话,「选到自己的点,乾脆利落地终结对手」。公鹿无法阻止雷纳德用扎实的步伐、低重心和肩膀要到中距离身位,然后就像机器人似的射中球。

但雷纳德这个系列赛后半段,活用了自己的威慑力。如果说此前他更像一个单体得分手,那过去两场他完成了蜕变。第五场他9助攻,今天7助攻,而且下半场有一半球权是亲自带球过半场来启动进攻。第五场他9个助攻全是三分球,为暴龙带来27分;今天他的挡拆,给暴龙倒腾出了弱侧一堆机会。

也可以说,今年季后赛,雷纳德像是边打边长球:从一个单体攻防魔王,慢慢进化为一个从策动到终结一条龙服务的进攻机器了。而扬尼斯跟他一比,明显就是技术短板导致的被针对。

实际上,今年火箭与公鹿被淘汰,都是「效率型篮球」被遏制的典型案例:依赖三分与篮下的效率攻击,遭遇强大防守和高效率中距离会怎幺样?理论上三分球是最高效率的武器,但实际比赛里,最高强度的对决下,中距离与单挑依然打得死人。

范弗里特在过去三场除了远射手感恢复外,能在场上留这幺久,还在于公鹿的确没法单挑打死他——公鹿缺少一个致命的持球单打威胁,只能靠反击、突破三分与多点突刺。暴龙就可以稳稳地熬到最后,靠雷纳德持球解决问题。于是这个系列赛,北境之王最后用长爪一次又一次抓住了企图逃逸的公鹿,按住了。


NBA历史上,分区决赛0比2落后再连翻四局的,去年出过一次:勒布朗干掉波士顿。

再前一次是七年前:雷纳德自己亲身经历,被雷霆连翻四局。

当时雷纳德还是新秀,对面是刚拿到第三个得分王的杜兰特。连翻四局过程中,包括一场杜兰特用一招切出中距离连得16分。从那之后马刺开始集中扼杀杜兰特,然后威斯布鲁克与哈登就一起开火了……大概那时候雷纳德已经明白了,确认「这家伙会一直搞我们到死」这幺个进攻威胁,对逆转的球队而言有多大的心理压力。今时今日公鹿看雷纳德,正如当日马刺看杜兰特。

当然两年后,马刺复仇击败了雷霆并夺冠,雷纳德拿到总冠军赛MVP,但杜兰特也就是那时说:雷纳德是个体系球员。

从杜兰特的角度:他在大一就名震天下,入行之后,三年级史上最年轻得分王,高挑轻盈,得分王、MVP、冠军和总冠军赛MVP这幺过来的。雷纳德却是反着:用乔治·希尔换来的选秀权、三年级总冠军赛MVP、年度防守球员、全明星,直到今时今日,进攻锤鍊出来了,一直是地板脚步流。

五年后的今天,他俩一个受伤前场均34.2分季后赛第一,一个至今总得分季后赛第一。

说他俩是当下最强的单体攻防怪物,大概没有错;而且如今,俩人都在总冠军赛了。

如果杜兰特会因伤错过这次对决,就太可惜了——一如两年前,雷纳德受伤,马刺vs勇士系列赛被提前结束了,一样可惜。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