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港台湾人:以故事与歌声净化人心的丁松筠神父兄弟

  • 作者:
  • 时间:2020-07-18

正港台湾人:以故事与歌声净化人心的丁松筠神父兄弟

文 / 须文蔚

奉献台湾逾50年的丁松筠神父于5月31日骤逝,享寿75岁,他生前得知获颁台湾身分证,曾表示:「谢谢台湾当我是一家人。」他一生对台湾的媒体净化、公益与奉献,感动无数人,不少媒体称他为「正港台湾人」,颇让人感念与追忆。 

丁松筠高中时偶然在杂誌上读到史怀哲非洲行医的故事,丁松筠受到启发,立志要当医生,到偏远穷困处奉献。大学入学前,原本已经向旧金山大学医学院申请奖学金,但在一场祈祷中,感受到天主给予他的力量,于是毅然到修道院读书。 

一九六七年,在修道院念完六年书,刚刚获得哲学硕士学位的二十四岁丁松筠,带着一把木吉他与简单的行李,和其他五个年轻修士,从旧金山搭乘货船来到台湾。刚到台湾,他一面学华语,还和修士们还组了个「神风合唱团」,一度参加了「五灯奖」电视歌唱比赛,没想到因为怯场,只得了三个灯,没能登上卫冕者宝座,抱着一箱田边製药的口服液,一路喝回新竹的华语学院。 

丁松筠来台湾的第三年,弟弟丁松青从修道院毕业,来到台湾,两兄弟经常到社会服务中心或为新竹少年监狱服务,用歌声来交朋友。没多久丁松筠到辅仁大学修读準备晋铎神父的课程,他只花了三年的时间就晋铎,之后还在母校企管系开课,教授人生哲学,他善于说故事、歌唱与多媒体的教学方式,深获同学的喜爱。 

后来丁松青也来到辅大,两兄弟重组「神风合唱团」,四处演唱,有天光启社打电话来,邀请团员到由崔苔菁所主持的电视节目「蓝天白云」表演歌唱。那次的节目经验,使得丁松筠成了崔苔菁专属的英文老师。 

一九七四年,台湾耶稣会的会长请丁松筠到光启社,接任製作教育节目视听教材的工作。于是丁松筠决定依循天主教耶稣会神父的传统,以服务为重,于是辞去辅仁大学的教职,接手光启社的工作。最重要的原因是光启社虽然隶属于天主教耶稣会,却不在节目中直接碰触宗教议题,而是保持开放的视野与胸襟,试图为这块土地注入更多的关怀与创新的力量,以此目的感染电视机前的观众群,达到净化人心的效果。 

丁松筠神父身处台湾商业挂帅的大环境,在光启社工作的初期,他邀到崔苔菁主持「蓝天白云」,每星期要指导她唱一首新的英文歌曲,成为他的功课。此外,丁松筠神父也得负责写广播稿,以及策划国中英语教学录影带。 

丁松筠神父一度还应虞戡平之邀,到西餐厅演唱。餐厅位置在天主教圣家堂的后面,台湾耶稣会的会长住在附近。为了避免会长误会,丁松筠没有唱西洋流行歌曲,而是翻出福音歌本,改唱节奏轻快的圣歌。几天后,会长打电话给丁松筠,不仅没反对丁松筠演唱,甚至鼓励他以唱歌的方式到餐厅「传教」。每个星期两次的表演,唱着唱着居然让丁松筠神父唱出名气,他还上台视「快乐农家」节目中献唱闽南语歌曲,一首《烧肉粽》,让大家讚叹不已,随后不少节目都邀约这个外国人来演出。

一九七九年,丁松筠神父以天主教电视广播亚洲分会秘书的身分奉派到曼谷参加年度大会。那时正值共产党在中南半岛大肆扩张领土,泰国和高棉的边界上,有很多越南与高棉地区的难民,因为受不了共产党的迫害,纷纷往泰国逃亡,却在边境被泰国军队拦阻,禁止他们入境。会议结束后,一名泰国的主教建议与会成员筹募些物资到边境去探望难民。 

难民们在蛮荒地带长途奔波跋涉,抵达边界由联合国搭建的临时难民营时,许多人早已奄奄一息,有些染上重病,有的则是已经饿到不成人形,误踩地雷被炸断腿的人也不少。丁松筠神父去的那个难民营有三万人,每天平均会有六十个人在营区内死亡,从外地到难民营协助的志工连将死人埋葬,避免传染病繁衍的时间都不够。 

从难民营回到台湾,丁松筠神父花了超过四年的时间筹备与来回联繫,才总算排除所有困难,组成包含他自己在内,由李道明导演率领的四人外景队。一行人冒着随时遭受共产党砲火攻击与误踩地雷的危险,往泰缅边境出发。 

团队先是製播六集的电视特别节目,之后再剪辑成六十分钟的纪录片《杀戮战场的边缘》,送到德国和澳洲等国外电视台陆续播放。电视感动了许多观众,随后的募捐的活动中,获得热烈迴响,短短时间就募集到两千万台币。这些钱由天主教明爱会换成美金,转送到难民营,大部分当成孩子们的教育基金,一小部分则用来购买生活物资与医疗用品。《杀戮战场的边缘》因为深入讨论战争中的性别、文化、教育和人权等问题,接连在一九八六年获得第23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与「最佳纪录片导演」,以及第32届《亚太影展》「最佳短片奖」等奖项。 

丁松筠神父在台湾早已超过五十个年头,他总是喜欢开玩笑地说自己是「在美国生产,台湾加工製造」。热情活跃的丁松筠奉献自己给大众传播产业,歌唱、演戏、主持样样都难不倒他,因为曾经在电视节目上主持美语教学节目,观众习惯称呼他丁松筠叔叔或杰瑞叔叔(Uncle Jerry)。为了改善台湾的媒体环境,製作更多优质的电视节目,丁松筠神父几乎跑遍西欧与北美各国进行募款。担任社长时期,带领光启社迈进黄金时期,在有线电视尚未进入台湾之前,老三台都能见到光启社製作的社教、儿童节目,以及深具教化意义的连续剧,代表作有《婆婆妈妈》、《爆米花》、《尖端》、《新武器大观》、《旧情绵绵》和《阿梅的故乡》……等,经历过八○年代的台湾民众,几乎都看过丁松筠神父製播的电视节目。 

丁松筠曾经因为自己从事的工作内容与传统印象中的神父大不相同,自我解嘲是位「不像神父的神父」,但在弟弟丁松青的眼中,丁松筠以无远弗届的方式,将天主的爱传播出去,让人群能够彼此关怀,传递心中的温暖,影响力比驻守单一教区还大。

回顾丁松筠神父的一生,他见证了台湾社会越来越商业化、资本化的变迁,他守在光启社一隅,以说故事、歌唱与纪录片拍摄等形式,关注台湾与世界上弱势者的生存,传福音,更净化人心,跨越了宗教的藩篱,展现出工人司铎(Worker Priest) 的社会角色。丁松筠神父热爱台湾,以行动与生命启发了我们,追随史怀哲不一定要到偏乡与非洲,也不用漫天喊「爱台湾」的口号,效法丁松筠神父在身边或媒体上传布善念、真实与诚实的声音,才是真正爱台湾的作为。

原文刊载于 震策论坛 须文蔚专栏

Photo credit: Pixababy,CC Licensed.